【焦点】互联网金融纠纷之律师调解机制的构建

来源: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法律服务中心


互联网金融利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通信技术实现资金融通、支付、投资和信息中介服务,与传统金融相比,这一新型金融业务模式涉及人员数量众多、分布极为广泛,成为许多普通百姓的投资、理财、借贷的首选。然而,在监管制度以及相应的配套制度尚不健全的情况下,互联网金融领域仍然存在较多风险,尤其是各种“伪、劣互联网金融”带来的跑路、欺诈、倒闭、非法集资等乱象以及一些主体的恶意失信行为,既扰乱了互联网金融秩序,也引发了众多互联网金融纠纷。例如,广州仲裁委员会在2018年处理的互联网金融案件约14万件,占全部网络仲裁案件的86%,年增幅达140%。其中,小额分散的P2P网络借贷案件数量最多,占比达70%以上。因此,在互联网金融纠纷频发的今天,构建方便快捷的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应是需要各方关注的重要问题。

一、调解在多元化互联网金融纠纷解决机制中的重要地位

互联网金融纠纷既有互联网金融平台内部的纠纷,也有外部的纠纷。互联网金融平台内部纠纷主要是指股东或合作伙伴之间的纠纷。互联网金融平台外部纠纷主要有:平台与平台之间的、平台与在平台内从事交易的当事人之间的、平台与监管部门之间的、从事交易的当事人之间的,以及第三方与上述主体之间的纠纷。例如,作为提供信息中介服务的P2P网贷平台,其与出借人、借款人签署中介服务合同,出借人与借款人签署借款合同,P2P网贷平台与相关方签署支付服务、担保服务、风控服务等合同等,这些合同在履行中都可能出现争议,从而产生纠纷。

互联网金融纠纷解决机制主要包括监管部门处理、第三方调解、仲裁、诉讼等。长期以来,仲裁和诉讼成为主要的解决方式,尤其是网络智能化案件处理系统的运用,一些仲裁机构和法院已经实现一键审理、海量裁决。例如,广州互联网法院着力打造“六个一键”办理,即“一键立案、一键调解、一键调证、一键审理、一键守护、一键送达”,使诉讼各环节在线完成,并充分运用大数据、司法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建设智慧审理平台,为当事人带来极简化诉讼服务体验。传统的诉讼解决机制虽然已经较为完善,但存在着程序繁杂、周期漫长等缺点。而调解解决方式程序简单,耗时较短,可以大幅降低纠纷解决成本。因此,调解在互联网金融纠纷解决机制中仍然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也特别强调了,需要建立包括调解在内的互联网金融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

调解是指由第三方居中调和,通过疏导、说服、促使当事人互谅互让,从而解决纠纷的方法。调解存在于争议处理的各个程序中,有行政调解、司法调解和社会调解。行政调解是指以当事人双方自愿为基础,由行政机关主持,以国家法律、法规及政策为依据,以自愿为原则,通过对争议双方的说服与劝导,促使双方当事人互让互谅、平等协商,以解决有关争议而达成和解协议的活动。司法调解是指仲裁委员会或法院在审理争议案件时,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分清是非,进行调解,促使双方当事人互让互谅、平等协商、达成协议的活动。包括庭前调解、庭中调解、庭后调解以及判前说理之后的调解。社会调解是指根据纠纷当事人的自愿选择,通过社会力量居中调解,促使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从而化解纠纷的活动,我国目前的社会调解主要包括人民调解、行业调解等。

不管是哪种调解,都充分尊重了当事人的自愿性和主体性。当纠纷发生后,是否进行调解、是否继续推进调解程序、是否达成调解协议以及调解协议的具体内容,都由当事人自主选择和决定。调解对当事人主体性的尊重,有助于当事人发泄不满、表达利益诉求、积极寻求调解方案,从而促进纠纷的解决。而且,调解的结果指向不仅仅是就已经发生的纠纷事实分配权利义务、定纷止争,还要引导当事人面向未来,从整体上考虑双方的关系和长远利益,从而实现双赢。因此,相对于其他的解决方式,调解更有利于纠纷的友好解决,也更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及时修复。

二、律师在互联网金融纠纷调解中的优势

互联网金融本质上属于金融,且又与金融科技紧密结合,所引发的纠纷也常常兼具金融和科技特征,需要熟悉和了解金融和科技的专业知识才能厘清其中的主体法律地位、法律关系、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业务模式的合规性和合法性等问题。而且,互联网金融业务既涉及传统金融业务,例如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资产管理等,也涉及新型的业务模式,例如,P2P网络借贷、股权众筹、第三方支付等。这些互联网金融业务具有较强的综合性,需要适用民法的法律法规,也需要适用商法的法律法规,还需要适用经济法的法律法规,具有跨多个法律部门的特点。而且,这些互联网金融也具有相对超前性,很多监管制度或政策尚处于空白时期,一些监管政策甚至不断调整和变化,纠纷处理的依据并不十分明确。再者,互联网金融因其调动的资金、人员往往规模巨大,交易模式又与互联网和移动端相联系,有时候业务模式与非法集资等刑事犯罪难以区分,体现出民刑交叉的特点。因此,互联网金融纠纷的调处需要更专业的法律工作者进行处理。

律师在纠纷解决中具有专业优势、职业优势和实践优势,尤其是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律师,是具有专业知识的争议解决专家。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业律师由于其长期从事该领域的法律服务实践与理论研究,接触相对较多的案例,熟悉名目繁多的相关法律、法规、政策和监管文件,也熟悉互联网金融的业务模式,能够形成横跨金融业务与非金融业务、民事与商事、民刑交叉等的业务知识结构,契合互联网金融纠纷解决的综合性要求。

除此之外,律师具有专业性并且善于释法,有很强的可信度。律师也具有中立性,作为独立的第三方居中调解容易取得双方当事人的信任,有利于争议解决。而且,律师的非官方性可以减轻当事人的对抗心理,能够舒缓当事人的紧张情绪。这些都是律师参与互联网金融纠纷调解所具有的独特优势。

近来,中央政法委《关于建立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制度的意见》、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都明确提出要推动律师参与调解,充分发挥律师在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中的专业优势、职业优势和实践优势,设立律师事务所调解室(中心)。例如,根据《广州市律师调解工作办法(试行)》(穗司发〔2018〕40号)的相关规定,广州市律师调解工作领导小组在包括广东明思律师事务所在内的30家律师事务所设立了调解室,调解范围包括互联网金融纠纷在内的民商事争议案件。有了政府的支持,律师在互联网金融纠纷调解中的优势将更为显著。

三、互联网金融纠纷之律师调解机制的构建

第一,调解平台。互联网金融纠纷之律师调解平台的设立,不仅可以依托律师事务所,还可以依托法院、仲裁委员会、金融监管部门。或者可以由金融监管部门、法院、仲裁委员会、司法部门等联合设立律师调解室,并提供工作场地,配备电脑、电话、办公桌椅等必要的办公设备设施,保证调解工作的顺利开展。例如,把律师调解室设在法院里面,将当事人解决纠纷的途径从诉讼导向调解。

第二,调解人员。按照律师事务所和律师自愿原则,通过律师事务所和律师自愿申报,管理部门进行审核的方式,建立律师调解人员库,制定律师调解员名册。互联网金融纠纷案件允许律师收取一定的费用,但不宜太高,不足部分可以由司法部门给予补贴。司法部门可以结合本地区工作实际和财政支持状况,依据调解案件的难易程度、调解结果等确定补贴标准。

第三,调解方式和程序。需要明确律师调解案件受理范围、律师调解流程、调解结果、调解员回避等事项。对于调解结果,当事人调解达成协议的,律师调解室可制作律师调解协议书,双方当事人可通过申请司法确认赋予调解协议强制执行效力,已经立案的,法院可以出具调解书,诉讼费减半收取。还可以建立在线调解,可以实现即使一方当事人不到律师调解室,也可以通过远程连线进行调解。

第四,宣传推广。各机关要主动通过微信公众号、微博、门户网站以及传统的报刊、杂志等,对互联网金融纠纷之律师调解工作进行宣传,一方面,让更多优秀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自觉加入到律师调解工作中来;另一方面,通过宣传律师调解纠纷的便利性、权威性,让更多的当事人选择通过律师调解的方式化解矛盾纠纷。

当然,实践中还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律师参与互联网金融纠纷调解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单纯的公益调解能否让律师调解机制长久运行;律师如何保持中立;案件如何分流;律师主持的调解协议能否为法院认可,等。因此,互联网金融纠纷之律师调解机制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完善。

风险提示
 
QQ在线咨询
网贷咨询热线
400-096-0339
司库金服会员群
f160518196b40fed36ed641cd07c488e